叠满霜雪

壊れても生きて
即使粉身碎骨 也要苟活下去

无题

16年的初篇弓凛
旧文补档





  寒风呼啸着而来,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穿着。忍不住呼出一口白气来:“好冷…”
  微微透着深不见底的凛凛水光的翡翠眼眸中是对温暖的渴求。
  似乎记忆中,有谁总是在她身旁,替她理好围巾,目光专注而有些无奈。



  原来冬木市改变这么大,她站在陌生的街头,心中忍不住生出些茫然来。而她一向毫无方向感,竟是走了一个下午,直到夕阳的暖黄渐渐变成深邃而冷淡的墨蓝色,她才终于找到自己父亲所遗留下的房产。
  她看着房子,忽地想起谁曾在这栋房子的花园里修剪着花草,会在她穿着单薄一件睡裙时让她回到屋中。



  凌晨,她被不知内容的梦所惊醒,躺在床上有些瑟缩。
  又有些茫然。
  那是谁呢?在她梦中的人,总是抱住她的腰,两个人在高空中弹跳。
  只模糊地记得——
  那个人稍显冷淡的声音。





  “这次回来,要待多久呢?”同胞的妹妹间桐樱坐在沙发上,微笑着问道。
  她漫不经心地喝着红茶,却又觉得缺了什么,将茶杯放下。
  “大概待一个周吧,不用跟士郎说我回来的事了,樱。”
  间桐樱轻轻答道:“好的。”
  她目送着间桐樱离开,拿着自己的茶杯将一口未饮的红茶悉数倒进了垃圾桶中。
  记得有谁泡的红茶,口感醇厚又令她着迷得不行,像是那个人自己本身。








  “有的人,死后便会成为英灵。”
  留学时导师的教导忽然在耳边响起。
  她忍不住笑了,抬手擦去了自己眼角的盈盈水光。嘴角慢慢溢出血来。
  再睁眼时,大风直直打在她脸上,咯人的沙粒吹在脸上只有微痛的感觉。而她目光所到之处,全是沙粒和各种宝具。










  “Archer——”她伸手,抱住了朝自己走来的银发青年。
  “欢迎来到这里,Rin。”他微微俯身,在她额间轻吻。
  这从前是Archer的世界。以后他和她的世界。







End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