叠满霜雪

壊れても生きて
即使粉身碎骨 也要苟活下去

黑夜与白雪

旧文补档


1
  与许多个夜晚一样,这个夜晚十分平凡,但在李轩的心中,这个夜晚也不是那么的平凡。
  因为他决定退役了,这是他在虚空的最后一晚,而如今战队里知道这件事的,还只有战队经理和公关,队员们都不知情。
  这个“队员们”,包括了吴羽策。
  李轩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从自己的裤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来,又抽出一根点燃,他深吸了一口,又慢慢地呼出来。
  他少年时也不是一个多安分的主,只是后来成为职业选手后就不怎么抽烟,只会在夏休期里偶尔来一两根。
  现在决定了退役,更是轻松了许多,李轩当然是要捡起这玩意。
  李轩正吞云吐雾的时候,有人敲门。
  “在?”是吴羽策的声音。
  他连忙按灭烟,给吴羽策开了门。吴羽策抱胸站立着,李轩正要开口,吴羽策却皱起了眉。
  “李轩你抽烟了?”
  “嗯…阿策,我决定退役了。”
  吴羽策的眼睛微微瞪大,又很快恢复,他清清粼粼地看了李轩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沉默半晌后,李轩有了动作,他将吴羽策拉进了房间里。
  现在正是夜晚,李轩又拉上了窗帘,关上了门,室内也没有开灯,满室黑暗。
  然而李轩却觉得吴羽策的眼睛在黑暗中却十分明亮,那双眼睛里似乎盛满了星星细碎的光,装满了清水凛凛的波。
  李轩忍不住伸手,用手轻抚吴羽策的眉眼。
  吴羽策的身体僵住了。
  因为李轩说:“我喜欢你,阿策。”
  吴羽策的嘴唇微颤,他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李轩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李轩开了灯,拉着放在门旁的行李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虚空的宿舍。
  李轩觉得,他到底还是怂的。

  “很遗憾,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没能拿到冠军,也没能带领着虚空的大家攀上荣耀巅峰,但我想说的是,能够与大家一起努力,一起成长,我觉得也不虚我这些年。会不会有些遗憾呢?似乎是有的,不过我也曾捧起一个冠军奖杯,第一届荣耀世邀赛的冠军奖杯,象征着世界级的荣誉,但荣耀之旅是没有止境的,我最想要的那个冠军指环,大概是永远拿不到了。
  “最后,我想对我这些年来一直陪伴着我的搭档吴羽策说一句话,这些年啊,多谢了。”
  李轩站在台前,微笑着讲出早已准备好的演讲稿。
  吴羽策面无表情地坐在台后,与李迅盖才捷坐成一排。
  李迅捏着张餐巾纸,忍不住擦着鼻涕眼泪,盖才捷这个小辈安静地看着台上的李轩,眼圈渐红。
  跟了虚空多年兼虚空铁粉的记者坐在台下,他深吸一口气,朝着李轩望过来的目光露出一个微笑。
  忽地,他站了起来,用尽力气大吼了一声。
  “李轩队长,日后请加油!”
  被叫住的人转身,露出一个眼中含泪的微笑,恰好被照相师拍到,于是这张微笑的照片被放上了新一期电竞之家中李轩退役那一页的报道。
  李轩不知道,他离开虚空后,吴羽策买了新一期电竞之家,并小心地那一期杂志护好。
  只有李轩不知道。

2
  夜晚,风渐渐大了,有小粒的雪开始落下,面容明艳到难辨雄雌的青年拢了拢围巾和大衣,加快了脚步。
  “请…请问,你是吴羽策吗?”年轻的女子站在青年面前,面带兴奋和难以置信。
  吴羽策被迫停住了脚步,他轻瞥年轻女子一眼,小弧度地点了点头。
  “啊!太好了,请问你可以给我一个签名吗?你刚出道我就粉上你了,即使你现在退役了,我也依旧很喜欢你呢!羽策大大!”年轻女子兴奋地望着吴羽策。
  “抱歉,不行,我现在已经不是职业选手了。”说着,吴羽策绕开了年轻女子,目不斜视地离开了。
  走远后,吴羽策轻呼一口气,解开了围巾,露出了通红的脸。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吴羽策接起电话。
  “喂?”
  “小吴啊,上面安排了一个新编辑来负责你的稿,笔名叫逢什么泣。”是杂志社的前辈打来的电话。
  “嗯…好的,我知道了。”
  新编辑吗?挂断电话后,吴羽策边走边沉思,只是不知为何,总有些小小的期待。
  翌日,吴羽策起床后拉开卧室的窗帘,外面正天光大好,抬头看去,许多房屋都戴上了一顶白帽子,原来昨晚后半夜下雪了。
  几个小时后,吴羽策停下赶稿,正在家吃着点的外卖时,门铃被按响了。
  吴羽策打开门,正要说出口的你好被来人一句话噎了回去。
  来人是李轩,他穿着短款羽绒服,戴着浅灰色围巾,看见吴羽策时,也愣住了。
  吴羽策先反应过来,瞥了愣愣的李轩一眼,有些不耐地说:“你不打算进来吗?”
  “哦哦…阿策你就是那个鬼刻?我是…”李轩似乎还有些不清醒。
  “你是新来的编辑,逢山鬼泣?”吴羽策啧了一声。
  吴羽策轻拍了一下李轩的肩膀。
  “请多指教啊,逢山。”

  “所以你跟吴女士的重逢就这样?你们就聊起了稿子的事?李轩大大我说你要不怎么追不到吴女士。”
  李轩盘着腿坐在自家沙发上,听着沙发另一头的人批评着他。
  “那点心大大有何高见啊?”趁着方锐喝水的间隙,李轩出言反问。
  “我的高见就是,用你那双没我真诚的眼睛去追吴女士。”方锐嘿嘿笑道。
  李轩面无表情地拿起一只拖鞋,方锐见状就跑,李轩拔腿追了上去。
  被追到墙角的方锐连忙搬救兵:“老王!老王!快救我!”
  与方锐一同来访的王杰希懒洋洋地从地毯上爬起来,拦住了李轩。
  “轩哥轩哥,我们算了。”
  “方点心!你别以为老王护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李轩没打到方锐,气呼呼地放了句狠话。
  “略略略,老王在呢。”方锐朝李轩做鬼脸。
  李轩看了眼王杰希,那人穿着墨绿色高领毛衣,头一点一点的,似乎已经睡着了。
  方锐不知道李轩的小心思,还在笑嘻嘻地说着话。
  李轩找准时机,跑到了王杰希身后,方锐的身旁,方锐拔腿就跑到王杰希身前,而睡着的王杰希全然不知这两人已经绕着自己跑了一圈。
  眼看实在逮不到方锐,李轩索性直接扑倒王杰希,借此压倒方锐。
  就在李轩王杰希方锐三人叠起来的时候,由于李轩家房子并不是很大,他们又正好是在靠近门口的地方打闹。
  因此当方锐倒下不小心打开门时,三人都听见了门外人倒吸一口气的声音。
  方锐的惨叫卡在了喉咙,王杰希的睡意顿时毫无,李轩洋洋得意的脸僵住。
  “打…打扰了,我这就离开。”吴羽策将门轻轻关上,转身离去。
  “阿策不是这样的——”
  “吴女士你听我说啊!”
  “咳…”

3
  李轩听着餐厅放着的轻缓的曲子,轻轻吐出一口烟来,杂志社的写手和编辑们为了欢迎他,特地来这家餐厅聚餐。
  当然这个欢迎他的人群中,不一定包括那个人。
  “李轩,你又在抽烟。”穿着白衬衣黑西装的吴羽策端着一杯果酒走到屋外,一眼看见了背倚着栏杆,正在抽烟的李轩。
  “诶嘿,阿策你也出来了,他们可真是热情啊,招架不住招架不住。”李轩眼中带着淡淡笑意。
  吴羽策深深看他一眼,清了清嗓子说:“李轩,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男人叼着烟,低头望向下面的护城河,摇了摇头。
  “阿策,我退役也有些年头了,而这些年我一直在想,如果脱离了荣耀,回到正常生活中的话,我还有没有可能喜欢你。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独自生活了几年,直到现在,再次遇见你,我才确定了一件事,我并不想和你分开。”
  吴羽策抬眼,一钩弯月正安静悬在夜空中,一层淡淡的云正逐渐散去,夜空中洒满了青灰色的星,照在江水上,波浪上泛着些许光亮。
  吴羽策再转身看向李轩,那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拿着烟的手却有些抖。
  “李轩,要做我的主人公吗?”
  吴羽策冷不防来了一句,吓得李轩差点把烟头烫自己衣服上。
  李轩笑着点头,这是属于他的阿策才会说的话啊。
  两人跟同事们告别后,一前一后地在河边慢慢走着。
  “李轩。”吴羽策突然叫住前面那人。
  李轩回头看他:“嗯?”
  “我记得以前来这打比赛,有一家店味道特别好。”
  “……我带你去吃?”

  李轩和吴羽策吃完夜宵时,已经很晚了,连月亮都收工,枕着柔软的云陷入沉眠。
  “嗝,他们家的菜还是这么好吃。”李轩揉着自己的小肚子说。
  吴羽策提着打包的菜,笑着说:“嗯,跟以前一样好吃。”
  “阿策你笑起来很好看啊,怎么就不爱笑呢?”李轩看着吴羽策的笑容,有些无奈。
  “哦?下雪了?”吴羽策懒得理李轩,没提着菜的另一只手伸出去,有一点冰凉的东西落在他掌心中央,又因为体温迅速融成一团雪水。
  吴羽策忍不住露出个微笑,却听见咔擦一声,有些迷惑地抬头。
  李轩不知何时走远了,正从不远处小跑过来。
  “阿策!你看我给你拍的照片!”
  李轩的手机屏幕上是刚才拍的照片,正缓缓落下的雪和冬季深夜的夜空以及灯光零星的街道为背景,吴羽策笔直站着,西装衬得他身形颀长。
  “你看你多好看,我要设成壁纸锁屏!”
  “嗯…阿嚏!”吴羽策打了一个喷嚏。
  李轩设好锁屏壁纸后将手机放回胸口的口袋,拉开自己大衣的拉锁,用大衣将吴羽策抱住。
  “这样就不冷了,阿策。”李轩轻轻在吴羽策耳边说。
  “……呆子。”
  吴羽策伸手抱住了李轩的腰,也抱住了两人的余生。

End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