叠满霜雪

壊れても生きて
即使粉身碎骨 也要苟活下去

一个片段

「你永远在远处发着光
    但我却怎么也抓不到
    即使前路一片漆黑
    但是  我愿意」











  唐柔一直觉得,是包荣兴拯救了她。



  由于家中背景,她从小在死亡边缘上生活,几乎没能在一所学校完整读完一个阶段。



  也没能拥有一个无忧又快乐的童年。



  这样想着,唐柔打晕了墙边那个瑟瑟发抖的大啤酒肚的男人。



  唐柔把男人的肥大身躯用麻袋套住,接着手起刀落,男人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就被送去见了上帝。



  远处已经传来隐隐的车声,来不及收拾,唐柔戴上口罩,换上了带来的干净衣服,匆匆便离开了这栋建筑物。



  唐柔戴着口罩,面无表情地与警/车擦肩而过。



  “嘿!小唐!”



  是包荣兴的声音,唐柔扭过头去,包荣兴笑意盈盈的脸被红蓝的光照亮。



  像一束烟火点燃,却不是一瞬而过,就那样停留在了唐柔心上。




  再也赶不走。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