叠满霜雪

壊れても生きて
即使粉身碎骨 也要苟活下去

一个片段

玉禾






   张灵玉和夏禾在床上一气折腾了很久。


  夏禾觉得男人和女人果然有体力差异,她很累,但是她也很高兴,从身到心的愉快。


  她捡起地毯上的内衣与衣服,慢悠悠地给自己套上。


  夏禾坐在靠墙的床角,看着张灵玉安静的睡颜,她也有些昏昏欲睡,想了想,她从外套里掏出一包烟和打火机来。


  张灵玉睁开眼,安静看着夏禾,她的粉发懒懒搭在了肩上,掩去了防晒衣下隐隐的痕迹,蓝眸子被烟头的一点星子点亮。


  张灵玉想,这样的夏禾有一点清纯,也带了一点子色气,那很好。


  夏禾忽然掉头看他。


  “醒了?不困吗?”夏禾掐灭烟,压低嗓子问。


  没等他回答,夏禾把防晒衣外套扔在地摊上,拉着被子,又躺在张灵玉身侧。


  “我还困呢……”夏禾微微眯眼,嗓音黏糊。


  他一言不发,她眉眼一弯。


  夏禾和张灵玉分享了一个带着烟味的吻,又缩在张灵玉怀里沉沉睡去。



  她实在是倦极了。

评论(1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