叠满霜雪

壊れても生きて
即使粉身碎骨 也要苟活下去

一个片段

「我一直在等待
   等着梦 等着醒
       等你回来」









  两人确定关系,与父母摊牌以后,叶秋曾和母亲谈过一次。


  “小秋,你们是亲兄弟啊……”母亲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叶秋平静地笑。


  “是的,妈妈,叶修和我是亲兄弟……”


  “从小,除了相貌,我和他几乎没有相像的地方,我总是勤勤恳恳地学习,他懒散地打游戏,把成绩维持在中上游。大家都觉得我比他更优秀,可是,他可以做到一边打游戏,一边保持成绩,这是我并不能做到的。”


  叶秋顿了顿,又继续说。


  “于是我就等待,等到他离开,我不再和他比较,却发现我不可能不和他比较。他热爱着游戏,带着自己的战队一举三连冠,我按部就班地上大学,奖学金一次不落地拿到。”


  “当我穿上毕业服的那一天,他发来一句‘恭喜’,我才终于意识到,即使我们不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领域,我也一样可以与他并肩,然后在他耳边说出一句我爱你。”


  “我与他血脉相连,我和他看似疏离,但是我和他都知道。”



  “我和他一直都在对方的身边。”

评论(7)

热度(31)